红树林杂志:革命卫队持枪上船!

文章来源:交易猫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1月13日 12:50  阅读:6673  【字号:  】

不知不觉,我已经玩了半天了,肚子开始咕咕地叫了,提醒我要吃饭了。我大声喊:妈妈,饭做好了没有?我要吃饭了。我等了很久,没有听见有人回答。于是,我慢慢地走下楼,有没有人在啊?还是没有人回答。我开始有些害怕了,心想:现在应是吃饭的时间了,人呢?我跑到厨房想找点吃的,但发现厨房里冷冷清清,我打开冰箱,发现冰箱里空无一物。我想到街上买点吃的,便从储蓄罐里拿了几元零花钱跑到街上,发现街两旁的店门紧闭,只有许多小孩在街上玩耍,有的骑自行车,有的骑滑板车,有的踢足球,有的打篮球,还有的在打架……没有大人的世界一片混乱,孩子们无法无天,为所欲为。

红树林杂志

一天,我正在给表弟讲题,忽然看到大门口探出了一个小脑袋,他是来找表弟玩的,见我这个陌生的人就不敢进来了。我把他叫了进来,问:你上几年级了一年级他怯声回答,他比我表弟低一年级,想听听这些题吗?我问:嗯他认真的点头。他搬凳子坐下,听的特别认真,讲过的题,听一遍就会了,不懂的地方一定要问清楚,有时问得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等到爱迪生长大了些,却总是被兄弟姐妹们欺负,但他并不在意,还老爱问一些奇怪的问题,搞得就连爸爸也有些不耐烦了。爱迪生只上过几个月的学就不上了,之后都是由他的妈妈教他。而且,在他上学的那段时间里,老师还经常咆哮他,鄙视他,说爱迪生的大脑里面装的全部都是浆糊,长大之后注定一事无成。

我还真是糊涂啊,那天是爸爸的生日。明明提醒自己好几次了,到那天,竟一点印象也没有。去年爸爸的生日,我有打电话回去,但是妈妈接的,说爸爸工作去了。假期回家的时候,妈妈说,那次她跟爸爸说我特意打电话回家,祝他生日快乐时,他很激动呢,还说没亲耳听到还是有点遗憾,毕竟那是我第一次记得跟他说生日快乐!。而今年,我自己又给忘记了。

可表弟根本不听我的话,根本不把我这个老师放在眼里,调皮的让我束手无策。我苦口婆心地讲,可他记在脑子里的寥寥无几。

我怎能等闷呢?我死乞白赖,死皮赖脸,软磨硬泡,要求在姥姥家度假。就这样,凭着我的三寸不烂之舌,我终于如愿以偿啦!

我又去了2050年,地球上一片干净,花,草,漂亮极了……啪,我从床上滚了下来,才知道这是一场梦,对啊,我们只有保护环境,才不会生活在垃圾堆里。




(责任编辑:舒金凤)